郭树清:金融风险处置要经常小震释放压力,避免出现严重大震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12:48

  今日, 陆家嘴金融论坛在上海召开,会上,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出席并发表讲话。郭树清表示,中国目前的金融问题具有极大特殊性,因此要以“自我革命”精神主动地去处理问题,努力防范发生系统性风险,提早回复经济金融平衡。

  此外,郭树清强调,监管层目前有力遏制金融业“脱实向虚”的现象。同时,未来,要用强有力的指标措施化解系统性风险,在法律法规上要做到“补短板”。

  法规尚需“补短板”,地方银行、企业要有危机意识和紧迫感

  具体来看,首先是底线思维、防患未然。郭树清称,要把可能的风险和挑战想的更深入一些,从最坏处着眼,做最充分的准备,朝最好的方向努力,争取最好的结果。做到早发现、早预警、早处置,努力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和早期阶段。

  与此同时,郭树清指出,今年来针对房地产贷款、地方政府债务和互联网金融等系统性风险隐患较大的领域,银保监会设定了审慎监管指标,开展压力测试,加强清理规范,及早介入干预,有效遏制了风险的累积。

  其次是稳定大局,逐步加严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既是攻坚战,也是持久战,治理金融内部层层嵌套、层层循环,必须充分考虑机构和市场的承受能力。其中,郭树清提到,在化解类形态业务当中银保监会没有全线出击、四面作战,而是合理安排过渡期,先有机构自查再有管理部门检查,有计划、分步骤、渐次达成目标。

  三是统筹监督,突出重点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必须善于抓住主要矛盾,在推动去杠杆的过程中,金融管理部门坚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,优先推动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降低杠杆率。去年以来人民银行发挥了很好的牵头作用,协调各个机构、监管部门共同行动,针对交叉金融野蛮生长、影子银行急剧膨胀等突出问题,

  四是区别对待、分类施策。根据不同领域、不同市场的金融风险情况采取差异化、个性化的办法,工作实践中对不法分子控制和金融集团等恶性肿瘤毫不手软,实施外科手术。对情况复杂,牵扯面广的案例,则采取了虚缓调理的办法,通过慢刹车逐步缓释。

  五是抓住时机、攻艰克难。讲话中,郭树清指出,当前银行拨备比较充足的有利条款,做贷款分类,真实反映信用风险,目前逾期90天的贷款,最高的时候不良贷款的比例是120%比100%,现在总体上降到100%。同时银保监会鼓励银行加大核销力度,2017年以来到现在为止处置不良贷款1.9万亿元。

  六是标本兼治、依法规范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系统性工程,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治标措施,从根本上建立有效的市场金融体系,需要注意补短板。值得关注的是,报告中提到2017年银行业重点推进了70多项补短板项目,其中大多数是在周行长支持下银保监会做成的,其中完成48项,今年又提出了40项。此外,保险业去年以来修订出台规范性文件60多项。

  七是归根本源,服务实体。郭树清强调,金融系统坚持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全国成立了1.68万个债券委员会,积极推动企业的财务重组和破产重组,同时努力降低融资成本。最近两年,银行贷款成本大幅降低。小微企业贷款覆盖率达17.3%,申贷获得了59.1%,但是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还需要做出新的努力。

  八是深化改革、扩大开放。郭树清指出,在利率、汇率市场化不断深入的条件下,积极推动完善公司治理结构,强化股权管理,优化机构布局,健全市场体系,持续提升我国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。目前为止外资银行占中国银行业市场的份额只有1.3%,保险业是6%左右。

  九是党的领导和群众路线。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,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,收益率超过6%就要打问号,超过8%就很危险。10%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。一旦发现承诺高回报产品,就要相互提醒、积极举报,让庞氏骗局无措遁形。

  同时,郭树清强调道,目前还存在着不少问题,一个是自我革命本身意味着许多固有的困难、特有的困难,刮骨疗伤、壮士断碗、知易行难。二是道德风险,相当多的金融机构仍然存在着伪大户的情结,各种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没有真正打破。市场硬约束和软约束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,特别是市场化、法治化破产机制远未形成。三是一些地方部门银行和企业缺乏应有的紧迫感和危机意识,对去产能、去杠杆心存侥幸,对不良资产处置和僵尸企业除清等待观望、犹豫不决。四是平衡各方利益,面临很多制约,难度越来越大。

  金融违规成本低,未来必将改变

  讲话中,郭树清还特别提到,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征程上需要着力解决一些领域的滞后问题,加强薄弱环节,尤其应该考虑的有几个方面:

  具体来看,一是加快企业结构调整。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处于胶着状态,必须求同存异,寻找最大公约数,建立健全企业、银行、政府方责任共担和损失分担机制。

  二是妥善处理企业债务违约问题。市场经济下出现债务违约十分正常,最近债务违约的问题,企业债、信用债的违约问题似乎比较突出,但是比较起来看违约的金额和信用债总量比只有0.43%,整体水平较低。对于长期亏损,失去清偿能力的企业应当坚决退出,对于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相关各方要加强沟通协商,采取积极措施共同努力,帮助其度过难关。

  三是要大力推进信用建设。金融机构要带头讲诚信,真实反映资产状况,各类企业都要依法披露自身信息,特别是对债权人更要及时全面准确地通报经营情况。

  四是努力解决违法成本过低的问题。郭树清强调,无论是金融企业还是非金融企业都要认识到做假帐就是违法犯罪,所有投融资活动都要在阳光下进行。但现在还存在着大量媒体网络虚假广告,误导信息宣传,欺骗性的投资咨询和理财顾问,这些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谐的公害。究其原因,说到底还是处罚太轻,不足以形成震慑。这种局面必须改变。

  五是合理把握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的平衡。金融创新有利于满足金融消费者多层次个性化的金融需求。有很多好处,但是对于不当创新、过度创新等行为,监管部门要加强监督检查,及时发现制止。对于假创新、伪创新现象更要及早揭露、及时处罚。

  六是加强机构投资者队伍建设,持续培育价值投资、长期投资理念,强化金融机构的专业化分析研究能力,努力促进一流水平投资银行的形成。资管新规和即将发布的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办法,有利于投资队伍壮大,有利于投资资金优化配置,有利于直接投资提高比重,有利于整个金融体系开正门、堵旁门,加速走向透明化、规范化、法制化。(蓝鲸保险 实习 张义申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